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全部文章 / 正文

ucc28019何九玲:落花流水两关情-菁菁文苑

时间:2016年02月09日 | 作者 : admin | 分类 : 全部文章 | 浏览: 205次

何九玲:落花流水两关情-菁菁文苑
菁菁文苑第653期
喜欢校园文学,关注菁菁文苑
落花流水两关情

钱钟书《谈中国诗》中说:“诗歌语言的精妙就在于它的暗示性,引得你遥思远怅。”可见小露宝,循“象”求意,披“象”入情,让学生明白诗歌语言的暗示,懂得“意象”的象征含义,再由意象入手去解读诗歌的丰富意蕴就必不可少。纵观近年来全国各地高考诗歌鉴赏题,考查的重点集中在形象、语言、表达技巧及作品的思想感情等方面,而解答这些题目,柴鸥都或多或少会触及“意象”。“意象”就是表意之象,即诗歌中熔铸了作者思想感情的事物。

“落花”、“流水”是中国古典诗词中极常见的两个意象,它们可以单独出现于诗作中:“春风吹雨绕残枝,落花无可飞”(2014年新课标卷I《阮郎归》),“请君试问东流水,别意与之谁短长”(李白《金陵酒肆留别》);它们也可以结伴入诗“诗成流水上,梦尽落花间”(钱起《送夏侯审校书东归》),“落花不语空辞树,流水无情自入池”(白居易《过元履信宅》),“落花流水两关情,恨无凭,梦难成”(张继先《江神子》)平嶋夏海。“落花”亦称“落红”、“残红”,轻灵、残败、凋落,是暮暮之景;“流水”永不停息,绵长无尽,是流动之物。这两个意象皆为自然之景,容易触动诗人们敏感的心。二者结伴入诗,比单独出现更能让诗作情趣盎然,ucc28019意蕴丰富,下面我们就一起来探寻感悟二者之妙。

1
抒惜春伤春之愁情,发人生苦短,生命易老之慨叹贾贵斌。

唐朝张生妻在《梦中歌》中说:“落花徒绕枝,流水无返期。莫恃少年时,少年能几时?”诗人用白描手法,借“落花”“流水”这两个核心意象,营造出暮春的凄凉氛围蔡大生,将伤春之情与人生苦短,时光易逝的慨叹完美结合。北宋秦观《蝶恋花》云:“流水落花无问处,只有飞云,冉冉去还来。”诗人感慨流水已去,落花无踪,只有天上飘飞的云儿,会去了再回来,此句喻指自然常存而生命易老。北宋谢逸《如梦令》中有“门外落花流水,日暖杜鹃声碎……如醉,如醉,正是困人天气”,南宋周端臣《春归怨》中有“流水落花,夕阳芳草,此恨年年相融”。“落花”“流水”同时出现于这些诗词中,一起为恋春、惜春、伤春代言,自然之春归去,生命之春亦将一去不返,人生的虚无感油然而生。在上面这些作品中,诗人们将暮春之景“落花”“流水”与人生苦短,生命易老的慨叹妙合一体,带给我们文字之美的同时,又融入对生全大问题的思考。
2
抒离别相思之苦情,表依依惜别,恋恋不舍之爱意。

“半逻莺满树,新年人独远。落花逐流水,共到茱萸湾。”(唐刘长卿《送子婿崔真甫李穆往扬州四首之一》)这首绝句景物精美如画,情感闲淡深远。诗人善用自然景物“树莺”、“落花”“流水”抒发别情,特别是精选了两个传神的动词“逐”“共”,以拟人手法将“落花”“流水”描绘得生动鲜活:落花紧逐流水,“流水”虽渐行渐远,“落花”却不离不弃极品邪仙。这是一份怎样的依依不舍,深情厚谊大港城,诗人已不言自明。唐李群玉《奉和张舍人送秦炼师归岑公山》中言“兰浦苍苍春欲暮,落花流水怨离琴”,诗人以“兰浦”“落花”“流水”渲染出暮春送别时的凄清伤感之氛围,又以一个拟人的“怨”字,点出连自然界的“落花流水”听到离别的琴音都会不忍,都能生“怨”,更哪堪送别之人?南宋著名女词人李清照《一剪梅》中叹“花自飘零水自流。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此情无计或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”这千古名句“花自飘零水自流”既是即景,又兼比兴,其所展示的花落水流之外景,与女词人清秋时节远离丈夫赵明诚后内心相思之情相应和,而其所象喻的人生、年华、爱情、离别等复杂内涵,则给人一种“无可奈何花落去”之感和“水流无限似侬愁”之恨。“落花流水草连云,看看是,断肠南浦”(欧阳修《夜行船》)聂慎儿,“暮雨朝云相见少,落花流水别离多,寸肠怎奈此情何”(赵鼎《浣溪沙.美人》)彭庆国,“此情苦,问落花流水,何时重见”(高观国《喜迁莺.代人吊西湖歌者》)等诗句中的“落花”“流水”均以景衬情,托物言情,暗含万水千山阻隔,离人远去,柔肠寸断,绵延无尽的思念之苦情爱意。友情也好爱情也罢,均能以“落花”“流水”意象传达。

3
抒物是人非感慨,言今昔巨变,亡国去家之伤痛。

南唐后主李煜《浪淘沙令》下阙云:“独自莫凭栏张拉拉,无限江山。别时容易见时难,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”这首词词意凄绝,在低沉悲怆的基调中,这个亡国之君吟唱出一支宛转凄苦的哀歌:独自千万莫凭栏远眺,这样只会引发无限伤感,因为无限江山已失去,故国、江山、美人均不可难再相见。“流水”“落花”叹春已归去,“天上人间”言相隔遥远,不知其处。这两个组合“意象”将词人在囚居生涯中所见自然这景与自身面临的厄运,亡国之后内心的极度痛苦、伤心、悔恨、绝望交织于一起,至今仍温柔地不朽在读者心中,纯白描手法的运用极富感染力馨越公寓。唐熊濡登《题逍遥楼伤故韦大夫》中有“利及生人无更为,落花流水旧城池。逍遥楼上雕龙字,便是羊公堕泪碑,”诗人起笔即赞西晋著名政治家、军事家羊祜政绩卓著,“利及生人”,一心为民,惠及百姓,第二句则以“落花”“流水”喻今昔巨变,物是人非,未尾两句点出羊公得到百姓怀念。此诗于登楼远眺中怀古伤今,凭吊“已故韦大夫”,叹世事沧桑,有名如“羊祜”者,亦只能淹没于历史的洪流中,物是人非之感顿生。唐韦庄在《哭麻处士》中云:“却到歌吟地,闲门草色中。百年流水尽,万事落花空。……”好一个“百年流水尽,万事落花空”,这分明是说过去麻处士曾给诗人带来过太多的欢乐,这歌吟之地,闲门草色尚在,而麻处士已远离人世,让人无法承受这份难以言表的今昔巨变之痛,只能以“流水尽”“落花空”来诉说物是人非,万事成空的感慨。

4
抒闲适淡泊之逸情,申追慕田园之志向。

“流水断桥芳草路,淡烟疏雨落花天。秋来准拟重来此,沉醉何妨一塌眠。”(唐牟融《陈使君山庄》)此诗前两句以潺潺流水、萋萋芳草、淡淡烟雾、稀疏细雨、缤纷落花营造出陈使君山庄暮春的美好、朦胧氛围,接着由景入情,置身于这静谧又诗意的境界中,不由发出了秋日再来沉醉,安卧于此,尽享闲适淡泊快乐之情的感慨。这诗中的“落花”,就是孟浩然《春晓》中“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。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”中的“花落”;这“流水”萌宝满天飞,不正与李白《山中回答》中“桃花流水空窅然去云荒羽,别有天地非人间”中的“流水”一脉相承吗?这“落花流水”搭伴入诗,就是田园之志的申述。晚唐高骈《访隐者不遇》曰:“落花流水认天台卢氏天气预报,半醉闲吟独自来,惆怅仙翁何处去,满庭红杏碧桃开。”这“落花”“流水”构成了鲜明形象,极言天台(隐者)居处高雅不俗,起笔即表达诗人向往淡泊闲逸的情怀。诗人笔下的隐士是“仙翁”,这“满庭红杏碧桃开”的环境,与陶渊明《桃花源记》中的理想之境如出一辙,临之让人百事皆忘,心驰神往。“古岩寒柏对,流水落花随。欲别一何懒,相从所恨迟”(晚唐修睦《题田道者院》)亦传达出同样的情怀,由眼前之景——田道者所居环境的古朴、清逸、幽寂引出心中之情:入此处,不欲别;欲相从,所恨迟。诗人向往安适宁谧,追慕淡泊的田园情怀自溢于笔端。南宋陈以庄《贺新郎·和刘潜夫韵》中道:“画桥西畔多春意。记年年,曾来几度,落花流水。行到水穷云起时,依以辋川竹里。兴未属,王孙公子……”那年年暮春时节的落花伴着流水,长久留在诗人记忆中,待到行止“水穷云起”之时,依稀有王维山水田园生活的境界,这哪里是王孙公子之属能体会的乐趣?透过这质朴之语,我们读出了诗人以委婉含蓄的笔法申表追慕田园生活的志向。

中国古典诗词中,“落花”“流水”一起入诗的现象不胜枚举。二者结伴或借景抒情,托物言情;或情景交融,渲染烘托。“欢心未已,流水落花愁又起。离恨如何,细雨斜风晚更多。”(宋·向子湮《减字木兰花》),此词情因景生,景又衬情,情景妙合无闻:流水无尽,落花易逝,正如离情思愁不间断。“落花”“流水”这二个意象联手,渲染烘托出一份浓愁与伤情。诗人融情于景,寄情寓兴,妙用这两个意象,使诗作由物到情,以景衬情,使景物更鲜明而具有生命力,让感情附托在景物之上,从而使诗作更含蓄、深邃、隽永。

落花流水两关情,在面对“落花”“流水”这类自然之景时,诗人们有着超乎自然与超越自然的关切与追求,在面对“落花”“流水”这类自然之景时御林汤泉,他们不但让其染上个性色彩,更用这些意象在探讨生命的意义,从而使笔下的意象具有了独特的价值。只要我们用心解读,就可以深味很多诗词的丰富内涵,感知作品高超的艺术技巧,进而体悟作品的永久魅力,让诗歌鉴赏变得意趣盎然,轻松愉快。
小注:此文发表全国优秀语文核心期刊《语文天地》(高中版2016年11月)
作者简介:何九玲 网名东方兰心,中学教师,爱好广泛,教书之余,喜欢在音乐的世界里徜徉,爱好在文字的天地间散步。
作者往期文章链接
何九玲:又到一年高考时
何九玲《红楼梦中人,黛玉最幸福》
何九玲:《白鹿原》中复杂的人性
何九玲:最美的校园叫“立诚“
何九玲|让语文以最美的姿势飞翔
何九玲:陕西高考作文,不走寻常路
何九玲:千古恨 , 源于义

关注请长按上方二维码
本期编辑 何九玲(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)
菁菁文苑文学顾问: 厚夫 (延安大学文学院院长,著有《路遥传》)
主编 何九玲副主编 梁颖玲 刘燕
原创首发投稿邮箱13093948713@163.com,投稿时请附个人生活照和50到100字的个人简介,请作者把文稿中错别字消灭掉,标点符号用正确。

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“”的文章

文章归档